Nimlos芒果

原博客账号丢失,请宝钻和ALVO的小伙伴们看过来

不……不是
有的小可爱误会了
好几天没点进宝钻Tag了,退圈也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黑泥”
完全是个人原因
上一篇打宝钻Tag也只是因为自己在圈子里时间久了,想着走的时候还是让原来一起写作的你们看见比较好

退圈
以后写的东西说不定会暗搓搓找个角落发
QQ,Lof,废弃不用

【白三五】

十一假期
有时间肝翻译啦
问一下各位有兴趣看白三五的文吗?
和上一篇Droplets 是一个作者
以及,这篇是成人级,雷的小伙伴提前说

请给评论,你们想看的话我就去翻啦!

【授权翻译】水滴(Droplets)

原作者:Dawn Felagund

分级:R

主要角色:埃尔隆德

其他角色:埃尔洛斯,凯勒布莉安,林谷双子,阿尔玟,梅斯罗斯,梅格洛尔

注:原著向 non-fiction ,共九章(每一章都是很短的小语段)



(一)

 

流水倾泻而下仿若一幕晶亮的帘覆于洞口。埃尔隆德将背抵在潮湿的岩石上,双手一遍遍掠过坚硬冰冷的石体,尽管这感觉并不愉悦甚至叫他恶心。

 

他们间传出细若游丝的呜咽,是谁?他摸索着握住弟弟勉强比岩石多了些微暖意的手,想要喝止那幽咽,却被一直不曾流下的眼泪鲠住了喉咙。

 

我不害怕。

 

水幕映出其后晃动着的不甚清晰的颜色,一位幽灵般的来者:炽红外袍,鸦羽长发,佩剑上闪着耀眼的水光。

 

我不害怕。

 

然而为何他的身体在颤抖,心跳在促狭,为何泪水竞相自面颊滑落?他想象着泪珠坠落时的声响,如同瀑布倾泻,水流抚触磐石,他以为能够听到泪水的声音。

 

紧接着,又一个身影加入了先来者:同样的红色长袍,却生着烈焰般长发,身佩仍未洗去战争猩红的利剑。

 

哽咽声愈发明晰,埃尔隆德忽而意识到:那声音来自我们两个。

 

帘幕被撕开,水流沿鸦羽色长发劈分绕于盔甲之上。埃尔隆德奋力阻止了挣扎着向前的埃尔洛斯,将他挡在身后。

 

我不畏惧。






先放一张授权
之后陆续放出译文

和朋友聊天
说的好对啊
我不值得被爱也不值得拥有快乐啊
别点开看了
不打马赛克
打什么
反正都不认得

几日来,一直将闲暇时间用于扫文。
刚刚结束了对一位我个人非常欣赏的作者H.F.几乎所有宝钻相关文章的阅读。颇有感慨,便于此记录下来。
读好文章,真可称得上是“悦读”。浏览过后,细细回想,内心会充斥着一种奇妙的满足感。
文章用了层叠且繁杂的叙述去解释那些难以理解的情感,然丝毫不显凌乱,反而一步一步叫人沉浸其中,为之惊叹不已。
除此之外,共鸣感也是我喜爱H.F的文章的一个重要原因。大口咀嚼共鸣所生之愉悦是我为数不多真正纯粹的快乐。而对这种愉悦感的渴求则确要使我感叹:供不应求啊!
反观自己,很多时候为了“写文”而“写文”,为了所谓的“感觉”去滥用意义不甚明了的东西遣词造句,有些情况下甚至急功近利地将不成熟不完整不清晰的思想塞进文章里面。如此说来,十分惭愧。
从此之后,大概盼望自己可以清心静气地去写作吧。
多思考,多动笔,多积累,少发表。
不求热度,不求赞扬。只为给自己赚一份真正的宁静与满足。
友人不在多,知心便好。
感谢一如既往支持我的那几位,你们的共鸣与赞赏,是我最大的荣幸与希求。
明日,将从喷泉的第一篇文看起。善用言辞者多,匠心独运则难能可贵。他对宝钻的理解与思考和叙事方面的能力与技巧,叫人钦佩,是我最为佩服的同人圈作者。




再无倾吐言辞之冲动,则可安心入梦了。

【AC】无题语段

有那么一些时候,安纳塔甚至都想放弃计划中的一切了。

在伊瑞詹,准确地说是在伊瑞詹领主身边,他感到欢欣,感到不曾拥有过的轻松。所以,当米尔寇的声音再度自记忆中复归,“迈荣,别让我失望。”安纳塔没有同往常一样坐于铁王座之上闭目深思,而是疯魔般捶打起炉台上淬了火的金属。他想说,想对自己那堕入虚空的主人说:“您从未告诉我阿尔达间竟还有如此这般的欢愉。我要他,要这个叫凯勒布林博的精灵。您看,那是我们的孩子,十六个孩子。他们那么美,我不能抛下他们。求您,告诉我,该怎么做,求您。”

安纳塔渴望精灵,渴望永远与他相伴。他要告诉凯勒布林博,你太年轻了,吾爱。听我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来,跟我回去。泰尔佩,别再犯傻了,答应我,好吗?

 

 

 

 

 

已成形的金属褪去暗红,迈雅边将它套在指上边柔声道:“泰尔佩,等我。”


H.F:

相关:【AC】初见(背景故事)

宗师诓摊牌,真真假假信手拈来。牌天天被洗脑,还能扛四百年,真英雄也。

“你们根本不知道这片土地需要什么。你们来到中洲,却不了解中洲。你们按维林诺的模样来理解这片土地,认为凋亡是哀伤的,毁灭是悲痛的;但你们错了。没有一个壮大的生命不经历凋亡和毁灭,没有衰退,就没有成长。没有死亡,就没有新生。你们是注定衰微的一族,这一点我可以直言不讳地告之。没有什么能阻止你们的衰颓;因精灵已经不成长,不更迭了。是的,这很可悲,但你无法改变。你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拖延,拖住你们一族式微的脚步,在中洲有一天,是一天。然而还会有别的种族兴起,成长,壮大,然后再被淘汰;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精灵所经历的一切。新的花朵开满山头,比以往更美丽,更富饶,更炽烈;然后再无可挽回地枯萎,死去,无一幸免。你要问,既然如此,那又为何而生?你为何而生,泰尔佩?一朵花为何而开,一颗种子又为什么要萌出?他们是都为着自己,还是为了某些,冥冥之中,秘而不宣的进程?啊,可怜的泰尔佩,你高尚的容貌,尊贵的血脉,使你们都看不到那些不愿看到的东西。然而承袭至远古的容貌和血脉也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你们并非一如最爱的那一群。你们的衰微不因为魔道作乱,而是天命注定。因着你们没有成长的权利,没有老去的自由,更没有那份天赋之礼。你们注定是个旁观者,跟我一样,眼见世界的蝶变,心如止水,不得参与。你有没有想过,中洲并非是为你而准备的?有没有想过,你从来没有被邀请入场过?还有什么能比费雅纳罗发现了这个秘密时更为震惊的呢?现在你理解你的祖父了吗?你理解了他的愤怒,和痛苦吗?理解他为何明知死期将之,也要扛下诅咒义无反顾了吗?他是在救你们,而你们都误解了他。他到底因何而死,又因何种理由,终身羁押,不得释放?你会如何选择呢,你的祖父再也没有机会领导他的族人走上那条正路了,他的思想在被阐述,被验证之前,就掐灭了;只留下一地扭曲本意的行径。这不怪诺多,也不怪费雅纳罗。因为在过去,他们没有你现在这样的自省和领悟。你不该责怪他,拿你们家族一脉相承的血缘做心魔更是没有必要。你的灵魂不该有阴影笼罩,因着你本应该让自己尽情燃烧。我的明光(My bright lord)。”

终于用上了某个梗,开心❤